推廣 熱搜: 大氣污染防治條例  環境污染  管理條例  河北  環境監測  石油氣  綠色經濟  電器  綠水青山  中石油 

破解垃圾圍村 補齊農村短板

   日期:2017-08-09     來源:南方日報    瀏覽:63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
  綠水青山一直是人類共同向往的美好愿景。去年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進駐廣東,推動了廣東的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工作。今年4月,中央環保督察組向廣東省委、省政府進行反饋。

  根據中央環保督察組反饋的意見,梅州市結合實際列出了涉及水環境綜合整治、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等九個方面的問題清單,對存在問題進行深入整改,全面組織開展“回頭看”復查,補齊環保設施建設短板,推動一系列重點環境問題得到有效解決。為此,南方日報梅州觀察開設“環保督察整改進行時”專欄,敬請垂注。

  “這塊空地以前就是一個垃圾堆,臭氣熏天,現在你瞧多干凈啊。”在梅縣區南口鎮,村民潘姨告訴記者,多虧了政府實行了農村環境整治。

  “垃圾靠風刮,污水靠蒸發”一直存在于農村地區,由于缺少垃圾處理設施,缺乏環境衛生意識,生活垃圾污染已經成為農村地區凸顯的環境問題、民生問題。今年4月,中央環保督察組向廣東反饋意見時提出:當前,一些農村地區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滯后,生活垃圾亂堆亂棄、簡易填埋或就地焚燒。

  環境問題非一日之寒,環保工作非一時之功。“環保風暴”過后,梅州市落實責任清單,結合統籌城鄉一體化的要求,把城鄉生活垃圾收運處理作為改善城鄉人居環境的重要抓手,從完善處理設施、探索政府購買服務方式、拓寬資金來源等方面加快推進農村垃圾處理工作。

  正視問題         補齊農村生活垃圾處理設施短板

  驅車進入南口鎮僑鄉村,干凈、整潔的村道蜿蜒地通向一座座古民居,錯落有致的田間,幾位村民正在勞作,夏日的田園風光格外引人關注。古香古色的游客服務中心前,停放著眾多來自各地的車輛。

  在村道邊,綠色方形垃圾桶整潔、有序,就連垃圾桶邊也不見污水橫流的現象。“以前這里是露天垃圾池,垃圾填滿了才有人去清運,路過都要掩著鼻子。”村民潘伯表示,現在好了,周邊變成了公園。

  在農村,垃圾處理是個嚴峻的問題,由于村民意識淡薄,鎮村衛生保潔宣傳和督查督辦力度不大,管理措施不足,存在“沿江沿山沿路倒垃圾”。農村地區重收集、輕處理也造成個別地方垃圾池、垃圾桶旁邊垃圾成堆的現象。生活垃圾污染成為農村地區突出的環境問題,強化農村垃圾處理已經刻不容緩。

  今年5月4日,梅州市印發了《梅州市關于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組反饋意見整改落實工作方案》(簡稱“《方案》”),針對9大問題列出清單。《方案》指出,解決“農村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滯后”,要求“因地制宜建立完善農村生活垃圾治理模式”,實現常態化、全覆蓋。

  如何補齊農村生活垃圾處理短板?今年來,梅州積極開展“一整治五清理”。一整治,即整治生活垃圾。五清理,即清理路邊、水邊、田邊、屋邊、山邊生活垃圾及衛生死角。同時,完善了鎮級垃圾轉運站建設運營管理,建立健全環境衛生長效保潔機制和垃圾收運處理長效運營機制。

  “按照統籌城鄉一體化的要求,優化土地、資金、技術等資源配置,建立系統的生活垃圾收運處理模式。”梅州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通過實現“人員、經費、基礎設施”三落實,建立“戶收集、村集中、鎮轉運、縣(市)統籌處理”工作機制,不斷完善農村生活垃圾管理體制,逐步實現長效治理。

  設施建設是解決垃圾問題的關鍵。梅州推進農村生活垃圾處理設施“一縣一場”、“一鎮一站”、“一村一點”建設。目前,各縣(市)基本建成生活垃圾無害化填埋場,全市填埋場日處理能力為1896噸。

  在五華縣,總投資約1.2億元,建設日處理能力600噸的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減量廠,項目預計今年竣工投入使用,可對生活垃圾進行充分回收利用;興寧市結合本地社會發展實際,新建市級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場,項目投資約1.6億元,正開展項目建設前期工作……

  值得一提的是,梅州制訂了《梅州市城鄉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測評辦法(試行)》,以生活垃圾治理、生活污水治理、市容市貌、村容村貌管理為重點,逐級開展測評。通過建立獎優罰劣機制,達到以測促治、以治促改的效果,推動城鄉環境整治工作制度化、常態化、長效化。

  梅州市住建局資料顯示,目前全市111個鎮(街)建成生活垃圾轉運站,2042個行政村全部配備了垃圾收集點。到今年6月底,全市縣城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達100%,農村生活垃圾有效處理率到93.97%。

  機制改革           引入社會服務實現專業化運營

  “以前,確實是垃圾桶散亂、垃圾池露天敞開。”南口鎮相關負責人坦言,南口鎮由原南口、瑤上、荷泗三鎮合并而成,共有7萬多人,屬于梅縣區的特大鎮。由于可支配資金和人手有限,很難將各村收集點的垃圾全部運送到鎮轉運站,“偏遠的村落往往難以顧及”。

  這兩年,垃圾收運形成規范,逐步解決了管理疏漏。問題的突破,是由政府購買服務,實行生活垃圾清運市場化。去年3月,南口鎮與專業公司簽訂了10年合同,將全鎮垃圾清運工作外包給該企業運營。

  南口鎮的村民經常會看到垃圾清運車開進村,將垃圾收集點的垃圾清空運走。通過密閉式垃圾桶、密閉式收運車,將垃圾運載到南口鎮生活垃圾處理中轉站,中轉站通過壓縮、減量化處理、污水進行無害化處理后,統一轉運到奇龍坑填埋場處理。

  “為保持鎮、村環境的干凈整潔,公司在全鎮設置了約650個密閉式垃圾桶。”該企業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投入多部收運車、轉運車,并配備了8名工人,確保垃圾清運全程密閉、日產日清。

  “通過市場化運營,一方面垃圾處理實現了處理效率的提升,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垃圾處理成本。”梅縣區住建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目前,市場化運作的模式在全區范圍內得到推廣。全區已有13個鎮和第三方企業簽了協議,實行農村生活垃圾市場化運作。

  行業人士指出,對于財政吃緊的梅州,由政府“大包大攬”環境衛生工作,明顯是力不從心。通過實行市場化運營引進社會資本,垃圾的收集轉運,設備的更新可轉為企業負責,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

  在大埔縣茶陽鎮,曾經的露天垃圾場早已覆土復綠,茶陽鎮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,將生活垃圾統一運送至縣城垃圾填埋場處理。今年初,大埔縣將西河鎮、光德鎮、桃源鎮、洲瑞鎮、銀江鎮的垃圾填埋場列入了整治范圍。目前,大埔縣鎮級垃圾填埋場均已停運。

  梅州市創新機制,改變原有的生活垃圾運營管理模式,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,將垃圾清運服務外包,推動城鄉生活垃圾處理工作實現規范化、專業化,環境衛生狀況得到明顯改善。

  多方合力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拓寬渠道解決資金難題

  “這兩年,村里的垃圾箱變多了,保潔員上門收垃圾……”蕉嶺縣三圳鎮村民戴伯站在院子里,向記者細數著近年的變化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“村里的衛生這么好,是因為保潔員上門收垃圾的措施。”

  蕉嶺縣通過網格化模式,明確保潔員在垃圾收集、村莊保潔、資源回收、宣傳監督等方面的職責,有效地破解保潔難題。目前,全縣97個村已建立相對穩定的保潔隊伍,村莊保潔覆蓋面達90%以上。

  在記者的采訪中,一些基層工作人員透露,目前農村垃圾處理最需要投入的兩方面:垃圾處理設施建設以及保潔費。“資金不足,單靠村委、鎮政府等投入顯然是不現實的”“買垃圾桶要錢,雇傭保潔員要錢,建設壓縮站要錢”“農村垃圾處理費用的缺口相當大”……

  沒有足夠的資金投入,各項工作難以落到實處。

  那么,梅州市如何破題?在積極爭取省支持的同時,各級財政兜底,各鄉鎮通過水費代征等形式收取垃圾處理費,各村通過“一事一議”形式收取衛生保潔費,發動鄉賢捐助、贊助,多渠道籌集資金,逐步改善設施建設和運營經費緊張的局面。

  資金籌措難曾經給不少地方農村垃圾處理帶來困擾。作為欠發達地區,梅州市財政較為困難。為此,蕉嶺縣努力拓寬資金籌集渠道,從政府、社會資本、村集體等層面加以引導,從而破解了資金的壓力。

  在豐順縣湯南鎮新樓村,“網格化”保潔模式也受到點贊。該村通過村規民約,村民每人每年上交10元保潔費。該鎮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:“收錢是象征性的,關鍵是引導大家養成愛護環境的習慣”。

  同時,梅州發揮農民作為組織主體、建設主體、管理主體的作用,培育發展自然村(小組)村民理事會,圍繞村莊保潔、垃圾處理等內容完善村規民約,健全協商議事機制,讓群眾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。

  在梅縣區雁洋鎮,所有行政村均通過成立環衛理事會,規范村規民約,邀請熱心公益、德高望重的離退休干部,定期對村莊環境衛生進行監督,及時發現、整改問題,教育村民愛護環境,共建幸福家園。

  希望不斷升騰,綠色不斷萌發。梅州市積極探索創新,啟動垃圾分類體系建設,提高全市生活垃圾源頭分類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水平。

  如梅江區積極推進生活垃圾綜合回收利用,目前該區共有大小回收站點60多家,每天回收可回收物近60噸;蕉嶺縣三圳鎮啟動生活垃圾分類收集和資源化綜合利用試點工程,在芳心村建設秸稈資源化利用站,回收周邊鄉村可堆肥垃圾制成有機肥料回供農戶……

  ■記者觀察

  治理農村垃圾需要凝聚“公心”

  在農村地區,卻常有垃圾亂堆、污水橫流的現象。不少農民調侃:“垃圾靠風刮,污水靠蒸發,室內現代化,室外臟亂差”。

  長期以來,政府對農村環境治理投入不足,缺乏有效手段,導致農村垃圾長期得不到治理。其次,農村居民環保意識匱乏,對環境治理缺乏主動性也是重要原因。此外,農村環境自我凈化能力不足,社會力量未能得到充分發揮,導致農村垃圾處理問題日益嚴重。

  記者認為,農村垃圾既有歷史“欠賬”,更有思想意識的問題。理念是行動的先導,根治農村垃圾問題,就要從源頭抓起,加強宣傳和推廣,逐漸提升農民的環境保護意識,改變鄉村生活陋習。另一方面,轉變干部的思想觀念,讓干部勇于擔當也至關重要。

  在采訪過程中,有基層干部訴苦,鎮一級財政實在困難,掏這么多錢放在垃圾問題上不太值得。

  資金緣何成了農村垃圾處理的“攔路虎”?真的就缺乏這些用于農村環保的資金嗎?只要真抓了,真干了,辦法自然有許多。比如采取村民自治的方式,發動村民落實“門前三包”;在條件允許的范圍內,可以適當收取少量的衛生管理費,相信許多村民也能理解和支持。

  老大難,老大出面就不難。在解決垃圾圍村問題時,如果各地方領導干部對這個問題重視了,自然有辦法可以解決這個難題。目前,梅州是八仙過海,不少地方都已經探索出可推廣、可復制、可持續的經驗。不少村民不等不靠,投入共建共享幸福家園的熱潮。

  從實踐可以看出,農村垃圾治理的出路不只是投入、村民自發,更應該凝聚社會合力。單方面的投入與付出,注定只能收到一時的效果,只能治標不能治本。農村垃圾治理更是如此。

  記者認為,應該倡導全社會參與生活垃圾處理工作。政府在項目設計、籌建、運行等方面要增加透明度,引入社會參與決策和監督機制。只有凝聚社會共識,“垃圾圍村”困局才可能全面破解。

  農村垃圾問題由來已久,垃圾處理壓力日益嚴峻。只有真正以公心贏民心、以誠心感民心,讓村民從中感受到實惠,才能凝聚合力,形成良性循環,讓青山綠水成為永不褪色的美麗圖景。

  ■相關     梅江區磚廠已全部取締

  “8年了,終于不用再聞這刺鼻的氣味了。”在梅江區城北鎮楊文村,看著廢棄的洋文機磚廠,村民溫伯告訴記者,從2009年磚廠開辦以來,運磚車進出碾壓村道導致路面不平,煙氣、噪聲污染嚴重。

  事實上,像洋文機磚廠這般現象在全市并不少見。大多數磚廠環保手續和環保設施不完善,嚴重污染周邊的環境。在去年底中央環保督察廣東期間,交辦給梅州的案件中,磚瓦廠污染問題就是其中之一。為此,梅州市政府第一時間發出通知,要求在全市范圍內開展磚廠清理整頓工作。

  其實,早在2015年7月,磚(瓦)廠污染治理問題就被梅州市列為掛牌督辦的“十大重點環境問題”之一,開展了重點領域的磚(瓦)廠清理整頓工作。其中,梅江區政府就已經關閉了城市規劃區范圍內的8家磚廠、1家瓦廠。

  “今年來,梅江區繼續推進磚廠整治工作。”梅江區環保局黨組成員陳志國介紹,接到轉辦件后,梅江區制定整治方案,在已完成城市規劃區內磚瓦廠整治的基礎上,有計劃分步驟地開展全域范圍磚廠專項整治。

  經排查,梅江區城市規劃區外共有6家磚廠,其中包括洋文機磚廠在內的4家磚廠不符合產業政策和環保要求,被列為取締關閉企業。在梅江區和環保部門努力下,今年2月,這4家磚廠完成了拆除驗收工作。陳志國告訴記者,目前,梅江區的不合法磚(瓦)廠已被全部取締,全面完成了磚廠整治任務。●南方日報記者 馬發洲

 
標簽: 農村 垃圾
版權聲明: 本網注明"來源:中國節能在線網"字樣的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中國節能在線網所有,如若轉載,請注明來源。同時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內容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如若不想被轉載,請聯系我們刪除,謝謝!
關注中國節能在線網,把握真實信息,傳遞熱點資訊。
 
更多>同類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上海快3结果一定牛